188金宝

首页 正文

188金宝:【有恒·第197译】哈萨克斯坦全方位对冲战略中的东南亚地区

188金宝:

日期:2024-01-19 作者: 点击:[] 

 

贺承松编译

【文献来源】Paradorn Rangsimaporn,“Southeast Asia in Kazakhstan’s Omnidirectional Hedging Strategy”,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Vol.70,No.3,2023,pp.277-289.

引言

目前,既有关于东南亚与后苏联空间国家关系的研究,主要聚焦于俄罗斯,而对于东南亚与其他后苏联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联系,相关文献相对匮乏。鉴于哈萨克斯坦越发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关于东南亚和哈萨克斯坦关系的分析值得更多关注。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在“一带一路”中作为欧亚间陆桥和货物中转站发挥着重要作用,这将为哈萨克斯坦和东南亚国家的互动开创更多可能性,这些东南亚国家正寻求一条更快将货物运往欧洲的替代路线。本文将首先考察哈萨克斯坦的多元平衡外交政策,哈萨克斯坦事实上一直在推行一种“全方位对冲战略”(omnidirectional hedging strategy)。这意味着哈萨克斯坦寻求外交关系的多元化,避免过度依赖某个特定国家,特别是地区大国。哈萨克斯坦将东南亚国家视为一个替代伙伴。其次,本文探讨东南亚应如何融入这一战略,主要的东南亚国家在其中主要被视为经济伙伴。哈萨克斯坦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核心作用、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以及经济外交的重启为双边经济互动创造了更多机会。最后,本文考察哈萨克斯坦与五个东南亚国家(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的关系,并评估它们的作用。它们是同哈萨克斯坦双边贸易额最大的东南亚国家,也是哈萨克斯坦优先加强关系的国家。

 

一、东南亚和中亚两个地区的对冲事实

面对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战略竞争,东南亚国家采取了一种既不“制衡”(balancing)也不“追随”(bandwagoning)的“对冲”策略。对冲策略将合作和对抗行为相结合以在高度不确定的国际环境中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东南亚和中亚有着相似的特征,它们都由中小国家组成,与各自地区的大国保持着非对称关系。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政策经常被描述为“全方位的”(Omnidirectional)或“多向的”(multidirectional)。而中亚国家被认为在追求“多元平衡”(multivector)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在能源政治和安全方面。在目标和实践上,二者本质上是一致的,因为它们都通过寻求外交关系的多元化来获得尽可能多的安全、政治和经济利益,提高它们的谈判地位,同时使潜在的风险和挑战最小化。这一政策有助于维护自主权,并在一个不确定的多极世界里为经济发展创造稳定的环境。中亚国家对俄罗斯过去的扩张主义以及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感到担忧。因此,哈萨克斯坦正试图通过在和中俄合作时不时采取抵制和蔑视来追求一种对冲策略;同时寻求与替代力量接触合作,以最小化总体风险并最大化潜在收益。郭清水(KuikCheng-Chwee)界定了一系列对冲行为,其中包括多样化的经济伙伴,这是本文的重点。

关于对冲的研究通常关注中小国家在两个相互竞争的大国之间的行为。然而索尔萨(Suorsa)指出,东南亚国家追求的对冲行为不一定是二元对冲行为,而是多元对冲行为。通过追求“全方位对冲”战略,发展同其他次要大国经济、外交和安全关系的多元化,以增强东南亚国家的战略空间、缓解紧张局势,避免陷入大国竞争。郭清水认为“对冲不是针对单一风险或特定力量;相反,对冲是为了抵消高度不确定性带来的各种风险。”这也适用于中亚国家。面对不确定的地缘战略动态,哈萨克斯坦并未选择制衡还是追随,而是试图通过“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通过伙伴多元化(包括一些东南亚国家)来追求“全方位对冲”战略。

应当指出,中亚的地缘战略格局与东南亚并不完全相同。在东南亚,中美正越发明显地进行地缘战略竞争和对抗。在中亚,中俄在抵制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方面有着共同战略和利益,美国则由于撤军导致势力减弱。中俄在中亚的竞争尚不明显,哈萨克斯坦的对冲地位有助于形成一个“共治动态”(co-ruling dynamic)的地区秩序。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和安全影响力的上升,中国与俄罗斯之间在中亚地区潜在的地缘战略竞争可能被激活。

 

二、哈萨克斯坦多元平衡外交政策中的“全方位对冲战略”

哈萨克斯坦自独立以来一直奉行“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并取得了成功。这一政策寻求与所有大国保持良好关系,特别是其强大的邻国——俄罗斯和中国。与其他主要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对哈萨克斯坦外交关系的平衡和战略空间也很重要。该政策基于实用主义,而非意识形态,主要目的是追求和保护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利益。多元平衡外交政策旨在为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并通过提高国际认可度来帮助政权当局合法化。它一直是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

一些学者认为,这一政策对哈萨克斯坦好处颇多。哈萨克斯坦成功与中俄确立了关系,并保持了独立。运用吴翠玲(EvelynGoh)“全方位卷入”(Omni-enmeshment)和“复杂平衡”(Complex balancing)的概念,可以认为哈萨克斯坦的多元平衡主义是一种“全方位卷入”,它寻求将所有大国纳入地区事务,使它们“与该地区产生复杂的交流和积极的关系”。哈萨克斯坦通过主张主权并借助多边外交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些外交主要针对传统大国俄罗斯,但也针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由于涉及多个大国,一些观点认为这不仅是一种对冲策略,而是借助复杂的制衡来增加地区内利益攸关的大国。但对冲不一定意味着二元对冲,也可以是多元或“全方位对冲”,这同哈萨克斯坦的“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相吻合。但西方和俄罗斯日益紧张的关系和中俄不同的一体化项目使哈萨克斯坦在平衡大国关系方面的效果日益受到质疑。事实上,尽管中国的影响不断扩大,但俄罗斯的影响力依旧强大。即使哈萨克斯坦的多元平衡外交政策“可以被视为对冲”,但俄罗斯仍是“该地区天然的主要合作伙伴”。2020年签署的新军事合作协议更凸显了俄罗斯对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

哈萨克斯坦是否已成功地通过“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推行对冲战略保持平衡;或者因其外交政策中针对中俄的因素正减少,这一政策是否有效仍需讨论。但本文认为,这意味着哈萨克斯坦更有必要尝试采取“全方位对冲战略”。因此,本文后续将考察部分东南亚国家作为哈萨克斯坦替代经济伙伴的作用。由于东南亚国家在域外的政治和安全影响力有限,因此双方的经济关系是重点。

 

三、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中的“东南亚角色”

东南亚地区最初并没有在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中占据重要位置。在1991—1992年,后苏联空间国家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似乎很有潜力,双方渴望建立新的关系。一些东南亚国家,特别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对作为亚洲同胞和穆斯林的中亚国家表现出浓厚兴趣。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率先与大多数后苏联国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并寻求经济机会。但到1993年初,由于中亚国家内部不稳定和对东南亚国家经济机会的承诺未能兑现,双方关系陷入了停滞。哈萨克斯坦由于是中亚地区发展的“佼佼者”,而成为一个特例。因此,哈萨克斯坦被东南亚国家视为发展关系的主要中亚国家。

与此同时,东南亚对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也逐渐增加,特别是东盟发挥着重要作用。哈萨克斯坦将加强与东盟的接触视为在政治和经济上融入亚太地区的切入点。东盟对哈萨克斯坦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尚未开发的市场。此外,自独立以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亚洲四小龙”的成功也经常被视为中亚国家效仿的经济和政治模式。东南亚和东盟日益增长的重要性反映在哈萨克斯坦的外交政策文件中,例如在该国《2014—2020年外交政策纲要》中,东南亚是哈萨克斯坦加强贸易、投资、经济和技术合作的“亚洲载体”之一。此外,新的外交政策纲要也提到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和东盟的关系。然而,双方的贸易规模一直很小。2019年,东盟与哈萨克斯坦的贸易额为12亿美元,虽然比2018年的7.85亿美元增长了53%,但仍仅占2019年东盟贸易总额的0.043%。哈萨克斯坦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规模之所以很。饕蚴堑乩砭嗬胍T、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薄弱,以及对彼此之间的商业机会和文化缺乏认识和了解。

 

四、哈萨克斯坦与东南亚加强经济互动的机会

由于三个主要因素,哈萨克斯坦和东南亚经济互动的潜力已经上升:一是哈萨克斯坦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核心作用;二是欧亚经济联盟“东向”发展转向亚洲;三是哈萨克斯坦经济外交的加强。

首先,中亚和东南亚国家都在“一带一路”中拥有关键地位,对二者经济和运输联系的探索与发展备受重视。哈萨克斯坦地处欧亚大陆中心,交通便利,在“一带一路”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引起了东南亚国家的关注。哈萨克斯坦于2014年启动了“光明之路”计划,这将进一步增强其作为丝绸之路关键节点的地位,也为哈萨克斯坦与东南亚国家发展更密切、更全面的经济关系提供了机遇。

哈萨克斯坦的吸引力还在于它相对其他中亚国家拥有更发达和开放的经济以及更完备的基础设施。这使得哈萨克斯坦成为促进东南亚国家与其他中亚国家联系的关键枢纽。欧洲和东南亚的货物运输经连云港—霍尔果斯公路再从连云港走海路的速度是经印度洋的至少两倍。自2019年3月起,越南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货物开始经由连云港运输。鉴于越南的成功经验,泰国驻哈大使馆于同年8月开始探索泰国出口商使用同一路线的可能。哈萨克斯坦非常愿意吸引东南亚国家利用其运输基础设施,因为这将为其带来过境收入,并吸引私营物流供应商提供更多运输服务。

其次,欧亚经济联盟“东向”发展转向亚洲。2014年西方对俄实施制裁,对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这迫使它们将目光转向亚洲。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引起了更多关注。虽然哈萨克斯坦官方对中国的看法总体上是积极的,但公众则较为消极。这种担忧促使该国通过寻求与东盟的合作来平衡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作为中国在经济上的潜在平衡者,东南亚国家通常呈现更为积极的形象,这推动了双方更多的接触。

双方签订自贸协定的可能性也在研究之中。由于制裁,俄罗斯对农产品的需求下降,东盟被视为合适的替代市场。2015年,越南和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自贸协定,双方贸易额大幅增长。2019年,新加坡成为东盟第二个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此外,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和泰国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泰国也对达成自贸协定具有浓厚的兴趣。东盟国家加强双边经济关系的意愿,也为双方贸易额的增长提供了可能性。

最后,哈萨克斯坦正在加强经济外交。自2018年12月以来,外交部的任务是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和贸易(包括东南亚)。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特别指出,哈萨克斯坦与越南在农牧产品领域加强经济合作,向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借鉴实现经济多元化和现代化的经验。哈萨克斯坦还认识到需要改善投资环境。例如,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AIFC)基于英国普通法,有自己的法院和独立的监管机构。2020年世界油价下跌和新冠大流行对哈萨克斯坦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吸引外国投资和贸易伙伴变得更加重要。

如果以上三个机会得到充分实现,东南亚国家可能会在哈萨克斯坦“全方位对冲”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新的经济合作伙伴,并一定程度上抵消其他传统大国的经济影响。

 

五、东南亚的全方位对冲机会

本节主要探讨哈萨克斯坦与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的关系。由于这些国家是哈萨克斯坦在该地区的主要合作伙伴,因此在哈萨克斯坦“全方位对冲”战略中,它们可能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在经济领域。

(一)新加坡

在五个国家中,新加坡最有潜力成为哈萨克斯坦“全方位对冲”战略中的主要经济伙伴。双方都是彼此在所在区域的最大贸易伙伴,同欧亚经济联盟的自贸协定将有助于进一步扩大贸易。这是欧亚经济联盟达成的第一个全面自贸协定,涵盖包括传统领域外的一系列等议题。它为新加坡提供了进入欧亚市场的机会。作为哈萨克斯坦最大的东南亚投资者,截至2019年1月,新加坡的投资超过2亿美元。2018 年签署的双边投资条约促进双边更大的资金往来。新加坡可以作为哈国公司进入东南亚市场的门户,目前有130多家哈萨克斯坦公司在新加坡开展业务。新加坡同样将哈萨克斯坦视为“关键节点”。“一带一路”倡议为哈萨克斯坦吸引东南亚国家投资提供了良好机遇。新加坡还愿为“一带一路”哈萨克斯坦部分的基础设施、运输和金融服务作出贡献。新加坡发挥重要作用的另一个原因是哈萨克斯坦领导人视新加坡模式以效仿的政治和经济模式典范。1991年李光耀访问中亚并在阿拉木图发表演讲,给纳扎尔巴耶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纳扎尔巴耶夫将李光耀的建议作为哈萨克斯坦国家建设蓝图的基础。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的政治安排也取法自李光耀。新加坡的“威权主义”、“一党专政”以及优先社会经济发展对哈萨克斯坦精英阶层产生了很大共鸣。此外,双方在教育领域的合作广泛,新加坡是哈萨克斯坦学生在东南亚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二)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是哈萨克斯坦在东南亚仅次于新加坡的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虽然在贸易方面落后于新加坡和越南,但两国贸易额仍保持在年均1亿美元左右,并在2018年达到4.78亿美元。1996年两国签署了贸易协定,并成立了联合贸易和经济委员会。双方都将彼此看作进入对方市场的门户。马来西亚也是哈萨克斯坦的主要投资者,特别在能源、农业和建筑领域,是仅次于新加坡的第二大东南亚投资者,在36家企业中投资约500万美元。马来西亚也是哈萨克斯坦的一个效仿对象。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的2020年愿景阐述了“亚洲”发展方式,包括“没有民主化的现代化”(modernization without democratization)和一个带来持续繁荣的强大“威权政府”,这对中亚国家很有吸引力。与李光耀一样,马哈蒂尔自90年代以来就与纳扎尔巴耶夫关系密切。哈萨克斯坦与马来西亚都是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在多边舞台上有着共同的立。怂固谷鲜兜接肼砝次餮巧缁岫嘣缘南嗨浦,两国密切合作以对抗西方影响,促进穆斯林世界与西方之间的平衡关系。此外,马哈蒂尔是穆斯林事业的热心倡导者,积极支持中亚国家的发展。这种协助中亚发展的愿望提升了马哈蒂尔和马来西亚的形象,并在该地区获得了善意和物质利益。因此,两国政治关系密切,并视对方为各自地区的重要伙伴。两国还保持着良好的社会文化联系,在教育和科学等领域开展了多项交流与合作。与新加坡一样,这种社会文化联系使马来西亚可以在对哈关系中引入一些“软实力”。

(三)越南

尽管在冷战时期苏联与越南之间的关系密切,但这段历史纽带并未立即转化为哈萨克斯坦与越南之间牢固的关系。2010年前,两国高层互访不足,贸易额低。但自越南与欧亚经济联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以来,双方贸易发展迅速。越南人口巨大,是哈萨克斯坦农产品极有前景的市。侥仙桃部梢韵蚬怂固构┯O屎退。然而,截至2019年1月,越南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仍然微不足道,尽管2011年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访问越南期间,双方同意加强相互投资合作,建立合资企业。除贸易外,两国的政治关系也自2011—2012年双方领导人互访得到了加强。越南愿为哈萨克斯坦加强与东盟国家关系发挥桥梁作用,重视与哈萨克斯坦等传统友好国家的关系。两国安全合作不断加强,越南公安部长在2018年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强调,越南一直感谢哈萨克斯坦过去对越南民族解放和统一以及当前越南国家重建给予的支持和帮助,双方同意举行更多双边磋商,开展合作。由于与俄罗斯和俄语有着共同的历史联系,社会文化合作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两国在国内都开设了各自的文化中心,并于2009年签署了政府间教育合作协定。越南也是唯一在新冠疫情中向哈萨克斯坦提供援助的东盟国家。事实上,随着关系的深化,越南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越南已经被视为哈萨克斯坦的“战略伙伴”。因此,越南可以在哈萨克斯坦“全方位对冲”战略中发挥更大作用。两国政治、安全关系不断深化,两国贸易也因自由贸易协定和运输、物流联系的加强而持续增长。

(四)印度尼西亚

尽管印尼与哈萨克斯坦有着密切的政治关系,但两国的经济联系并不牢固。在东南亚五国中,哈萨克斯坦与印度尼西亚的贸易一直是最低的,直到2018年才超过泰国。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将其归咎于运输物流路线的不完善,并试图将连云港—霍尔果斯公路作为替代方案。印尼还计划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谅解备忘录促进贸易,在五年内将贸易翻一番。印尼是哈萨克斯坦在东南亚最大的市。悦承ǖ那┦鸾灾黾恿焦骋。尽管经济联系滞后,但政治关系仍相对密切。与马来西亚类似,印度尼西亚也是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在多边舞台上与哈萨克斯坦有共同的立场。此外,这两个国家有很多共同之处——丰富的自然资源、温和的穆斯林人口占多数以及多元的民族和文化。两国之间的相似之处是建立更密切关系的基础。印尼总统尤多约诺(Yudhoyono)2013年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也强调了安全合作。2018年,两国安全机构签署了反恐谅解备忘录。印度尼西亚国防部也有兴趣与哈萨克斯坦在战略工业领域进行合作。社会文化关系也很密切,两国大学间有6份谅解备忘录,并于2016年开设了印尼文化中心。由于印尼是东盟人口最多的国家和最大的经济体,它对哈萨克斯坦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市场。总之,由于地理距离的原因,两国经济联系一直相对疏远,但它有潜力成为哈萨克斯坦在政治、安全和社会文化领域强有力的伙伴。

(五)泰国

泰国是哈萨克斯坦另一个潜力尚未挖掘的伙伴。泰国对哈萨克斯坦的能源以及在旅游、科学和体育方面的合作特别感兴趣,尽管目前合作有限。哈萨克斯坦是泰国在中亚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但物流问题仍然是最大障碍。哈萨克斯坦鼓励泰国企业利用连云港将泰国货物经霍尔果斯运往哈萨克斯坦。可试图使用这条路线的泰国出口商往往会遇到中哈边境文书不规范的问题影响出口。泰国是哈萨克斯坦的第三大东南亚投资国,但远远落后于前两名。两国的政治关系相对密切,高层互访时有发生。1993年,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访问泰国,期间签署了建立政府间联合委员会的协议,但委员会只举行过三次会议。2006年,时任泰国总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前往哈萨克斯坦出席亚信峰会。2017年,泰国两名副总理曾参加阿斯塔纳世博会,此后两国再无高层互访。旅游业是两国最成功的合作领域之一。除了旅游业,泰国与哈萨克斯坦的合作仍然有限,在东南亚五个国家中,泰国目前最不可能在哈萨克斯坦的“全方位对冲”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

 

六、结论

哈萨克斯坦将东南亚视为其“全方位对冲”战略中在经济领域具有合作潜力的重要合作伙伴。哈萨克斯坦之所以增强与东南亚地区的经济接触,是因为哈萨克斯坦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核心作用、欧亚经济联盟的“东向”发展以及当局经济外交的重振。现今薄弱的经济联系可能会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与东盟的互联互通计划而加强。托卡耶夫可能会继续利用本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中心地位,发展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的经济联系。作为曾经的苏联驻新加坡外交官,托卡耶夫对东南亚非常熟悉,可能会与该地区的关键国家建立更牢固的关系。同时托卡耶夫也是新加坡模式的长期崇拜者。因此,新加坡可能仍是东南亚政策的焦点,发挥最重要的作用。

哈萨克斯坦还将继续发展与东南亚其他四国的关系。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均是温和的穆斯林国家,与哈萨克斯坦在全球问题上立场一致。哈萨克斯坦将与马来西亚全面深化关系,与印尼则更注重政治和安全领域的合作。哈萨克斯坦与越南也有可能加强全面关系,自贸协定的签署加强了双方的经济联系,同时,双方在加强安全和社会文化关系时越发强调历史联系。哈萨克斯坦与泰国在除旅游业以外的领域进行合作仍然有限。

然而,东南亚国家与哈萨克斯坦的关系也受到诸多限制。首先,东南亚在地理和文化上与哈萨克斯坦存在一定距离。其次,即使东盟采取集体行动,东南亚国家在域外的政治和安全影响力依旧有限,东盟的地位和团结还日益受到中美竞争加剧和缅甸政变等所带来的挑战。最后,尽管“一带一路”倡议改善了物流联系,但这也意味着哈萨克斯坦和东南亚的经济往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同时,由于阿富汗局势不稳定,印度提出的南北运输走廊作为替代方案面临着严峻挑战。

哈萨克斯坦是否能继续实施对冲策略值得深入探讨。首先,哈萨克斯坦政策持续与否取决于其政治和经济是否稳定。尽管托卡耶夫通过政治改革来应对这些挑战,但这些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托卡耶夫还需在推行自身政策和避免疏远、激怒旧精英之间取得微妙平衡。其次,哈萨克斯坦能否继续坚持“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备受质疑。中俄仍是哈萨克斯坦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因素,两国都与哈萨克斯坦有着广泛而深入的联系,逐渐掩盖了其他重要参与者,尤其是美国和欧盟。西方与中俄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也给哈萨克斯坦施加了更多压力。

但哈萨克斯坦仍可能会继续尝试采取“全方位对冲”的策略,并尽力维护其主权。正如托卡耶夫所指出的,命运本身决定了哈萨克斯坦奉行“多元平衡”的外交政策。根据这一外交政策,哈萨克斯坦将继续努力加强现有的伙伴关系,并寻求与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广泛国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虽然东南亚或许尚未成为首要关注的焦点,但哈萨克斯坦很可能会积极加强双方合作的基础。事实上,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将贸易伙伴的范围从中国扩展到东盟国家,哈萨克斯坦将更好减少对特定国家的过度依赖,提升其作为地区经济、金融和交通枢纽的地位。为此,哈萨克斯坦将继续充分发挥其作为交通枢纽的潜力。同时,哈萨克斯坦将持续推动经济合作伙伴和投资来源的多元化,这不仅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也是哈萨克斯坦经济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编译者简介】

贺承松,188金宝2020级国际政治班本科生。

校对者简介

王子寒,188金宝2022级研究生。本科就读于188金宝国际政治专业。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

为了解学术前沿,开阔学术视野,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以研究生“笃研”读书会为依托,组建“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团队主要负责编译俄罗斯、中亚、南亚和高加索等国别与区域研究相关的外文文献,包括学术期刊论文、书评、地区热点及重大事件的相关时评等。自组建以来,编译团队已推出190余期编译作品。现有编译人员30多名,主体为188金宝、188金宝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实行组稿和自由投稿相结合的方式。欢迎校内外对欧亚问题感兴趣的本科生、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投稿,投稿邮箱:zhouwj21@lzu.edu.cn。编译作品将在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同步刊出。一经采用并发布,即奉上稿酬,以致谢意。敬请各位同仁关注、批评与指正。

本文由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组织编译。所编译文章的观点不代表发布平台,请注意甄别。

编译:贺承松

校对:王子寒

审校:孙秀文

 

188金宝(国际)有限公司 -MBA智库百科-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