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

首页 正文

188金宝:【学术动态】汪金国教授就预测2024年国际局势的走向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

188金宝:

日期:2024-01-09 作者: 点击:[] 

俄乌冲突可能出现转折或突然结束

岁末年初,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加大了对对方的攻击。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1月6日,俄罗斯国防部表示,俄防空系统在黑海西北部上空摧毁6枚乌克兰“海王星”反舰导弹。同一天,乌克兰官员称,俄罗斯的导弹袭击在乌东城市波克罗夫斯克及其周边地区造成11人死亡、10人受伤。

已经持续了近两年的俄乌冲突,成为多位专家预测的2024年“灰犀牛”事件。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朱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俄乌冲突的长期化已成为基本态势,各方现在都已经掉进了乌克兰危机的“政治陷阱”,难有启动实质性停战和谈的决心和可能性。随着这场冲突的长期化,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力量可能与乌周边北约国家发生事故性的、零星的军事冲突。俄乌冲突可能进一步扩大,甚至形成俄美间的军事对抗。

谈及今年的“灰犀牛”事件,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表示,俄乌冲突可能出现转折。他表示,去年俄乌冲突双方都没有取得很大进展,2024年该冲突有可能出现转折。一个转折可能是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由于本国大选结果而被削弱,导致乌克兰撑不下去了。另一个转折可能是乌克兰重新集结力量,西方援助持续跟进,俄罗斯撑不下去了。

不管是哪种结果,都是对国际政治的重大冲击。当然,这个转折也可能是双方达成停火,这是最好的结局,但目前很难判断停火的条件是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乌克兰2024年举行总统选举,那么其结果可能成为一大“灰犀牛”事件。

他解释说,现在乌克兰一直靠美欧支持,一旦支持不力,乌克兰在俄乌冲突中的劣势就会更加明显,内部也会随之出现变化。目前乌克兰在武器等方面面临压力,难以发起实质性进攻,接下来俄罗斯会逐步实施其基本战略方针,西方也会显露出更多的“战争疲劳”。

乌克兰大选原定于今年3月举行,但乌总统此前多次表示,不考虑在俄乌冲突期间举行任何选举。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24年的首个“灰犀牛”事件可能是俄乌冲突突然结束。

冲突目前处于胶着状态,但从世界战争历史来看,这反而可能接近某个临界点,有被打破的可能性。这也是人们常说的“黎明前的黑暗”,双方都在进行最后博弈。在这种情况下,一方的失败很可能是崩溃性的。张家栋说,这是他判断俄乌冲突的发展可能是“灰犀牛”事件的原因。

巴以冲突外溢,恐出现第二战场

巴以冲突爆发之后,黎巴嫩南部局势进一步恶化,以军和黎巴嫩真主党成员近期不时向对方阵地开火。除此之外,也门胡塞武装继续在红海对“与以色列有关的船只”进行袭击。

从1月4日开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开启其3个月内的第四次中东之行,希望确保巴以冲突“不会蔓延”,但《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专家却认为,巴以冲突进一步扩大可能成为2024年最大的“灰犀牛”事件。

朱锋表示,2024年,巴以冲突可能进一步扩大,发展为多国战争,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美国等国可能卷入其中。

虽然目前这些国家对爆发一场多国战争都还存在很大戒心和防范,但从伊朗克尔曼市爆炸事件、美西方宣称将打击胡塞武装,以及巴以冲突短期内难以有实质性停火和全面修复关系的可能性等情况来看,此轮巴以冲突引发的中东紧张事态还会继续以不确定的方式来呈现。


巴以冲突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原因,并且中东政治过去一直难以避免暴力冲突和对抗。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未来引爆一场多国战争的“灰犀牛”风险始终存在。

赵穗生表示,中东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目前该地区最大的“灰犀牛”事件是此轮巴以冲突的扩大,此次冲突可能发展为中东地区的一场全面战争。美国正在极力避免巴以冲突的扩大化,但如果加沙地带的战争按照目前的形势继续下去,就有可能扩大,甚至把美国和伊朗等国家也“拉下水”。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孙德刚认为,2024年中东可能会出现局部性战争,而最容易发生冲突的地点是巴以之外的第三地。

“现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在发生变化。在本轮巴以冲突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矛盾是主要矛盾,但随着时间推移,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很可能会在第三地爆发一场代理人战争,而这场战争可能达到中等规模”。

美国大。埠偷持档霉刈

今年11月,美国将迎来总统选举。1月5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开始其2024年大选的第一站活动,狠批前任特朗普。特朗普则反击称,拜登令美国成为“失败”的国家。

“如果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而现任总统拜登成为民主党的候选人,那么后者的移民政策以及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等都影响着其支持率。”赵穗生表示,目前看来,如果特朗普重新当。饨2024年最大的“灰犀牛”事件。尽管特朗普目前官司缠身,但他能够获得大量共和党人的支持,从共和党的初选形势看,目前很难有人能够取代他。

赵穗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上述“灰犀牛”事件真的出现,美国国内政治和外交政策的走向、大国关系的变化乃至国际政治经济格局都会受到不可预测的影响。

特朗普最大的特点不仅是“走极端”,而且是以自我为中心和不可预测性。如果他胜。拦每赡芑峤徊阶呦蛎骋妆;ぶ饕搴凸铝⒅饕,并在很大程度上与更多国家为敌。这不仅会导致全球化倒退,大国关系格局也会发生重大改变。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可能会退出北约等国际组织,美国与中国、俄罗斯以及欧盟的关系也会重新洗牌。就算特朗普没有胜。不岵怀腥涎【俳峁,这对美国政治制度也是一种冲击。

王义桅则认为,2024年美国可能会出现两大“灰犀牛”事件:一是来自共和党的妮基·黑利当选美国总统;二是美国债务问题。

当前美国国内的思潮是“修炼内功”,包括吸引产业回流、解决国内问题等,共和党会顺势回归,可能会把年轻一代的黑利推上台,而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一种不确定性。

此外,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达34万亿美元,需要支付巨额利息,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会让其他国家为此埋单,进而造成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同时导致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白热化。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曾援引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的报告称,美国债务违约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半岛电视台)

美国或加大对中国的技术制裁

近年来,美国滥用国家力量,持续对中国科技行业进行无理打压。188金宝院长汪金国认为,美国2024年可能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的技术打压力度,尤其在半导体领域,具体表现为在封禁高端半导体制造设备和工艺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封禁范围,连同中低端的设备和工艺也一并封禁,而这可能成为今年的“灰犀牛”事件之一。

 

汪金国称,从现实情况来看,美国加大对华打压是可以预见的,华盛顿今年可能进一步加强全产业链控制和政治胁迫,对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继续“痛下杀手”。

赵穗生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也可能是2024年的“灰犀牛”事件之一。他认为,如果民进党在此次选举中获胜,那么其“台独”立场可能更加明显,在这种情况之下,台海是否会成为一个“灰犀牛”,各方都很关注。

朱锋认为,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如果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获胜,那么两岸局势以及中美在台湾海峡附近的军事互动,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不确定期。

印度大选、难民问题、欧洲右翼民粹主义蔓延

除了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等事件之外,印度大选、难民问题、右翼民粹主义在欧洲的蔓延等,也被专家认为是2024年的“灰犀牛”事件。

赵穗生说,莫迪已经当了很多年的印度“强人”总理,他今年能不能继续当。怯《饶谡饨坏囊淮蟊涫,它会影响印度与美国、中国等国的关系以及印度的国际地位。

张家栋也对印度以及巴基斯坦大选表示关注。他认为,2024年的“灰犀牛”事件之一可能是印度与巴基斯坦发生冲突,这是因为两国今年都会举行选举,从历史上看,这两国一到选举的时候,内部或者相互之间发生冲突的概率就会上升,两国军队可能会因为一次大的恐怖主义事件而发生对抗。

谈及今年6月将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王义桅说,在欧洲,右翼民粹主义得势的苗头已经出现,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右翼民粹势力可能会获得更多席位。欧洲议会的权力组合会影响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的格局,而它们将影响欧盟对华政策的保守程度。

1月6日,以色列军队再次对聚集了大批难民的加沙南部城市拉法发动空袭。联合国警告说,加沙遭以军持续轰炸之后,如今已“根本无法居住”。

与此同时,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19日,俄乌冲突导致乌克兰633.5万人流离失所。汪金国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24年的一大“灰犀牛”事件是难民危机可能进一步发酵,危及地区安全和稳定。

 

汪金国解释说,除了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外,非洲西北部也是政变和内战不断,全球范围内的不稳定、不安定因素剧增,随着时间推移,势必会造成越来越多的难民,而难民的无序流动将带来很多问题,“阿拉伯之春”、叙利亚战争等就制造了大量难民,最终导致德国、法国、瑞典等欧洲国家出现难民问题,“从战争爆发到难民危机的出现,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我们有理由认为,2023年的这些战争和冲突将在2024年产生后续负面影响,其中就包括难民危机”。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


188金宝(国际)有限公司 -MBA智库百科-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