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

188金宝:【有恒·第192译】《黑风、白雪:俄罗斯新民族主义政治思潮的崛起》评介

188金宝:

日期:2023-12-06 作者: 点击:[] 

 

 

尉锦菠 编译

【编译者按】俄罗斯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地理位置决定了俄罗斯“既非欧洲,也非亚洲”的复杂身份属性。西方观察家们对俄罗斯迥异于西方的政治行为充满好奇,但对影响其外交政策与地缘战略的因素知之甚少。

《黑风、白雪:俄罗斯新民族主义政治思潮的崛起》一书追溯了欧亚主义的兴起,认为苏联解体后遗留的意识形态真空使得俄罗斯新一代执政者们越来越青睐欧亚主义这一政治思潮。欧亚主义赋予俄罗斯政治精英行为的合法性,并且成功塑造了俄罗斯相对于西方社会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自尊心。

作者在书中暗示,过去发生的令西方观察家们困惑的事件背后,潜藏着俄罗斯强力部门组成的“深层国家”的身影。本书巧妙地突显了欧亚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内在矛盾:在最好的情况下,欧亚主义是一种政治宣传话语;在最坏的情况下,欧亚主义则沦为了错综复杂的“阴谋论”。

本书既追溯了欧亚主义的发展历程,也深入研究了俄罗斯近年来的政治变迁过程,特别是强力部门发挥的角色及其与欧亚主义思想的交叠。通过另辟蹊径,本书使我们可以窥探影响俄罗斯政治决策与地缘政治的思想因素,以及这种因素是如何被压力集团所利用并纳入政治议程的过程。

【所评书目】Charles Clover,Black Wind, White Snow:The Rise of Russia’s New Nationalism,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6.

【文献来源】Sumantra Maitra,“Black Wind, White Snow:The Rise of Russia’s New Nationalism”,International Affairs,Vol.93, No.1, 2021, pp.221-222.

【作者简介】1.书籍作者:查尔斯·克拉沃(Charles Clover),著名记者,曾任《金融时报》莫斯科分社社长。2.书评作者:苏曼特拉·迈特拉(Sumantra Maitra),英国皇家历史学会副研究员,美国复兴中心研究员。

探究何种因素影响了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和地缘战略是西方决策者所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围绕这一问题,大体上形成了三种不同的观点:(1)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由地缘战略利益、经济利益塑造的;(2)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受到其地缘战略思想的影响;(3)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由以上两种不同因素的组合所决定的。

在这些不同的解释中,有一种解释再次流行了起来——欧亚主义的地缘政治理论(the Geopolitical Theory of Eurasianism)。书评作者认为,欧亚主义(Eurasianism)是一种复杂、深奥且自称为科学(Pseudo-Scientific)的理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布尔什维克革命后的俄国移民(Russian émigrés)。鉴于此,《黑风、白雪》一书是英国《金融时报》前莫斯科分社社长查尔斯·克拉沃(Charles Clover)对历史文献领域的一个新的非凡贡献。

在这本书中,克拉沃回溯了这股意识形态力量的历史,这股力量可能正在塑造着普京及其西罗维基集团(Siloviki)(即由俄罗斯军队,警察,司法,情报等强力部门领导人组成的利益集团——译者注)。欧亚主义是一种思想的大杂烩,将卢德分子(Luddite)(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因为机器代替了人力而失业的技术工人。现在引申为反机械化、反自动化观点的人。——译者注)的狭隘、浪漫化的传统主义与作为“伪科学”的地理-种族主义假设杂糅在一起。克拉沃对欧亚主义区别于西方所承认的科学理论的评价是正确的。欧亚主义作为特殊的民族遗传理论(PeculiarEthnogeneticTheory)是完全未经证实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神秘”的。欧亚主义象征着俄罗斯来自中亚草原部落和国家独特的起源故事,并据此得出相应的结论。因此,欧亚主义注定要走向例外论。

克拉沃在书中告诉读者,该理论是如何成为一个新的民族主义复兴运动(这一运动在苏联时期及苏联解体后都属于一种亚文化)基础的。本书引人入胜,史料详实,为读者提供了一些有趣的内容,尤其关注俄罗斯政治学家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及其地缘政治思想。杜金的地缘政治思想被本书作者认为是由克里姆林宫所支持的、管理俄罗斯民族主义的知识基础。

克拉沃意在将此书作为欧亚主义的知识史,因此对有些问题并没有给予解答。如果说欧亚主义已经解释了或塑造了普京的外交政策,或者促进了俄罗斯新民族主义的兴起,那么这也不能解释俄罗斯战略所存在的偏差。如果俄罗斯的外交行为罔顾务实和灵活的利益诉求,完全是出于特定的意识形态,那么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缓和以及在包括反恐情报共享、区域和空间合作在内的各方面的合作都不会发生。

其次,亚历山大·杜金及其新民族主义思想对俄罗斯的决策者究竟产生了多大程度的影响,或者这些思想在多大程度上被用作实现俄罗斯利益的修辞工具?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事实。对于任何研究大国行为的政治科学家来说,特别是(但不限于)所谓的专制政权、民族主义和例外论一直都缓慢发挥作用,并被用作解释外交行为的理由。克拉沃指出,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以及欧亚主义思想家都受到“伪科学”和阴谋论的共同束缚,这一观点是正确的。但本书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这些人反过来影响了克里姆林宫的政策,或者被克里姆林宫当做用来实现外交手段的“棋子”。除了这两种因果关系之外,欧亚主义作为俄罗斯社会力量的论点有待进一步研究。

在对相关质疑辩护中,本书作者从未着手回答这些问题,坦率地说,如果不能查阅克里姆林宫的相关档案,很难回答上述问题。

但克拉沃成功地做到了两件事:首先,他有意无意地回答或至少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传统观念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末,社会对马克思主义的强烈反弹是由自由主义者带头发起的。考虑到东欧地区之后政治发展的方向,有人可能会说,对马克思主义的强烈反弹实际上不是由经典的自由主义者发起的,而是由保守主义者发起的,这些保守主义者他们受到了各自版本的民族主义思潮的影响(在俄罗斯亦是如此)。

其次,更重要的是,自从俄罗斯前总理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Yevgeny Primakov)用欧亚主义来改变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总统的国际政治倾向以来,这个理论术语一直让西方决策者感到困惑。克拉沃提供了第一个完整的关于欧亚主义这一政治思潮的知识、社会和政治的历史,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宝贵的学术贡献。

【编译者简介】

尉锦菠,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23级博士研究生。

【校对者简介】

贺承松,188金宝2020级国际政治班本科生。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

为了解学术前沿,开阔学术视野,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以研究生“笃研”读书会为依托,组建“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团队主要负责编译俄罗斯、中亚、南亚和高加索等国别与区域研究相关的外文文献,包括学术期刊论文、书评、地区热点及重大事件的相关时评等。自组建以来,编译团队已推出190余期编译作品。现有编译人员30多名,主体为188金宝、188金宝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实行组稿和自由投稿相结合的方式。欢迎校内外对欧亚问题感兴趣的本科生、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投稿,投稿邮箱:zhouwj21@lzu.edu.cn。编译作品将在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同步刊出。一经采用并发布,即奉上微薄稿酬,以致谢意。敬请各位同仁关注、批评与指正。

本文由188金宝中亚研究所、188金宝组织编译。所编译文章的观点不代表发布平台,请注意甄别。

编译:尉锦菠

校对:贺承松

审定:陈亚州

188金宝(国际)有限公司 -MBA智库百科-知乎